补记(一)
admin 于 2012年04月07日 发表在 打工琐记

此刻,坐在教室里,将自己在苏州打工的日记刚刚整理完全,感觉有几分轻松,因为这些都是之前想去做的。在整理日记中,发现6日后的日记有很多缺失,本想直接补上,但又想保持那段时间的真实记录,不想去作一些大的修改。此时,回想起那段未记日记的日子,发现有也有很多有意义的东西,所以,便想到将之补到后面,总共分为两次:一次是6、8号;另一次是10-14号。

6日:

早上回到宿舍,不知为何,突然没了睡意,便坐在椅子上看起书来,楼道上响起一个很大的女人的说话声,感觉整个宿舍楼都被震动了。突然,门“咚”的一声被猛烈推开,一个黑黑的胖乎乎的女人站在门口,朝我喊到:“你没睡!来,出来搬东西来。”说完,那女的便扬长而去,楼道上又想起了她那刺耳的吼声。看了看床上睡着的舍友们没有被吵醒,我便走了出去,轻轻的关上了门。

由于搬的大都是些大件的家具,所以便一件一件的开始搬。“一次多搬几件,就会少搬几次!”那女的朝我说道。我没有理会,看着她那种完全以一种居高临下的态势命令我干活,丝毫没有请我帮忙的意思,我很愤怒,有一种想冲上去抽她两下的冲动,但我还是忍着性子,帮她搬完了东西。“好了,搬完了,你可以走了。”回来后,想起前些时日,同样的事:进宿舍从来不敲门,随意朝我们吼着,睡着了的硬是被拽了起来,那些示威的话仍在耳边不时响起:“你们要不……立刻就给我卷铺盖走人……”。

也渐渐明白,那是一种耻辱。

8日:

无论白班还是夜班,晚上都是宿舍最为活跃的时候,大家坐在一起谈天说地,那激情绝对不亚于中了个百万大奖。时而激情澎湃地抒发自己的见解;时而静听着其他人的讲述;有时更是刹不住的各类“扯淡”,哈哈……

宿舍新来的那位的小弟,在熟悉之后,感觉很不错。有天晚上,开玩笑的对他说:“咱们宿舍,随便找一位都比你大,以后,不能随便喊名字,要有礼貌,要叫哥。”谁知,自那之后,他便把我们“哥长哥短”的叫个不停,也算是为宿舍增添了几分欢乐。

泽豫和我正在倾心地探讨着他那位心仪的女生的情况,强平(一位大学毕业已经两年的学长,和我们同时来的工厂)插了进来,他告诉我说:“每当听到利剑叫他哥时,他就感觉心里暖暖的。”他问我有没有那种感觉,说真的,我没有那种感觉。对于他的一些问题,我不敢妄加评论,因为我害怕我理解错误,所以我选择了对他保持沉默,而是和泽豫继续着探讨。

之后,我一直在琢磨那晚他对我说的一些话,渐渐地也相信自己找到了答案。那种感觉其实就像之前,突然看到了白天的光,想掉眼泪,因为心灵好久没有阳光,有的只是毕业之后的无所适从,有的只是颠簸流离,有的只是内心深处阴沉沉的浓雾和对这个世界的冷漠的厌倦。直到有一天,无意中的一束光温暖了那里。

他告诉我说,他总是受那些媒体的影响,虽然他知道,媒体很大程度上,是在将一件小事无限制的放大,好让人们觉得这个世界多么的没有人情味,多么的黑暗。他曾向我推荐过《李逵日记》,对于我来说,我认为书中有很多地方写的并不合理,且夸大了很多现象,可对于他,似乎接受了一切。有时在想:在如今这样的媒体和书籍下,我们是否注意过,那些深受其害的人?社会究竟尽到了多少义务?我们难道就只能作为旁观者吗?

标签:打工琐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