补记(二)
admin 于 2012年04月07日 发表在 打工琐记

10-14号,5天的时间里,感觉自己像是进了地狱,在提心吊胆中等待着时间快点流去,因为在有关自己的工资上遇到一些波折。

10号:

今天发工资,大家显得都很期待,下班之前就听到有人说自己领到了若干。快下班时,大家都早早的排好队,等待着……

当领班念着名字,发完工资卡和薪资表后,就听到有人在咒骂……有的没有拿到薪资表,有的没有拿到工资卡,有的甚至什么都未拿到。不知自己是应该感到庆幸,还是失落?我拿到了工资卡。领班告诉我们,薪资表和工资卡没拿到的,便是中介拿去了。

也渐渐明白:所谓的劳动合同,只是工厂和中介的协议罢了,工厂大概是不希望万一有个意外,自己会陷于被动,便与中介签合同,一旦事故发生,更多的情况下,会把责任推给中介,中介呢?怎么处理,恐怕没有人心里有底;而且,别忘记了,当时签的两份劳动合同,一份在中介手那,一份在厂里,即使你告到哪里,没有合同,谈何成功呢?当然,我并不了解这些东西,但有件事我很清楚,那就是:中介此时就是你爹妈。想明早上去附近的银行查查账上的钱。

11号:

早上,早早起来跑步到村上,去查账上的钱,结果密码提示“错误”,以为太激动,看错密码了,就很认真的多输了几次,谁知,卡被锁了,附近的建行营业厅离村上很远,只能等待明天自动解锁后再查帐了。其他的工友们账上都有了money,可出乎我意料是:大家相互之询问的最多的却不是“这个月赚了多少?”,而是“被中介扣了多少?”,少的只有几十块,多的有200多的,更有400多的,大家相互咒骂着中介。对于我来说,此时我才知道自己是属于哪个中介的(我是独自一个人从徐州来到苏州,工作在网上找的,一直都是以电话联系,来到后,在不知情况下,以为是个人与工厂直接签的合同,也没有去多想,也不知道自己被“卖”到了哪个中介),我很担心工资会被扣了很多,同中介的告诉我,他们被扣了400。我很气愤,也很担忧,因为我的银行卡密码是错误的,可能一份钱也拿不到。一想到自己干了一个月的工资,最终什么都得不到,就感觉很沮丧,很害怕,想明天再去查一下。

12号:

昨晚,可能太累了,没脱衣服便睡着了。去看过了,密码确实是错误的。此刻,突然变得很淡定了,对自己的工资不是多么担心了,因为我觉得,实在不行就去劳动局。让利剑上午帮忙去中建行解锁,因为凌晨3点多时,我醒了一次,用手机查询了一下,卡还是锁住的,无法查询。上午上班那会,利剑发短信告诉我说,建行星期天关门了。顿时,自己紧张了起来,赶紧给主管发了个短信,主管让我明天去解锁,激活一下就行。刚才给领班请了半天假(实在不想请假,因为请假是要扣平时的1.5倍工资,本来上次“大过”,已经扣了不少,实在不想,让它再扣了,可是实在没别的办法了)。

13号:

苏州的天很冷,坐在摩托车上都快被冻僵了,赶到建行后,输了两次密码仍是错的,营业员让我输第三次,我对于她说:“算了,把卡给我吧,不输了!”离开银行,赶紧联系主管,主管让我联系一个负责人,那人又给了我中介的电话号,打给那个中介的负责人时,我真想痛骂她俩句。她告诉我说:“你等会,我去查一下,半小时后,给你打电话”。

在建行周边闲逛着,忽然发现上午的苏州,别有一番风味:有着小桥,有着流水,整个城市弥漫在一片淡淡的雾中,空气很湿润,也会清新,才感觉苏州的美。苏州之所以美,在我看来,是因为它那整齐的建筑,有规划的建筑,无论是街道,还是小到一棵树,都很整齐,让人倍感舒服;才发现,来到这所城市已近一个月了,却连一眼都没时间去看,有的只是上班、下班;不知那些在工厂已经干了多年的人们,究竟看过苏州几眼。

在街道上,无目的的漫步,也在焦急地等着,十分钟…二十分钟…一个小时…一个小时又十分钟,终于忍不住,打了过去。中介负责人告诉我说:“老板今天不在,要等老板回来,我们得讨论讨论。”

突然,感觉自己好像进入了一个圈套。挂了电话,叫了辆车,回到工厂后,直接去找人事部负责人去了,负责人挺爽快的,笑着说,“这卡是银行发的,密码错误,那是银行自己搞错了,这种状况可从没出现过。”我笑着说:“这下也算是出现了。”负责人把中介老板的电话给了我。我便直接打了过去,老板倒是挺爽快的,告诉我说,下午有人过工厂来时,让我把银行卡给她,他给我直接开工资,2月份的工资让我给他一个账号,到时给我打过来。老板给我发了个电话号码,我看了,正是前面那位中介负责人的。也明白了,那个所谓的中介负责人一直都是在骗我的,如果她给老板打过电话,说过我的情况,那么老板肯定会知道我,也一定知道我有中介负责人的电话号,又怎么会再次发给我呢?下午,联系到那位中介负责人,我告诉她说,“我明天要拿到薪资表和我的工资现金。”她说:“可以!”。

此刻,期待着明天拿到工资。

14号:

最后一天的班,终于上完了。明天,就踏上回家的路了。刚才出去买了点东西,说真的,突然有一种失落感,可能是真的在这里呆的有感情了,很不想和这样一批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就此分开,很不想,很不想……

上午,突然接到中介负责人给我打的电话。她给我说:“你要不去建行办张卡,我把钱给打到你的卡里。”不知换作别人,此时会如何去做?其实在之前,一切我已想好,今天无论如何,都必须直接拿到现金和薪资表,如果她给你往卡里打,她就会任意地扣除所谓的中介费;如果你坚持要拿到现金,那么中介就不会扣太多,一旦你觉得他扣的多了,你可以拒绝签字,去找老板解决。此刻,你必须找个理由,且不能惹中介生气,只有你把钱拿到手,那时,你才有主动权。我便告诉那个负责人:第一,我正在工作请不了假,且明天就回家了,来不及了;二,我现在身上身无分文,没有工资就回不了家了。经过一番争论后,她让我下午直接去人事部领工资。其实,工资早已经在厂里被发放了,只是厂里交给了中介,中介扣完之后,再给我们打到卡里,下午看到信封里装的钱,我才知道原来是这样。

当拿到钱的那刻,我才放下心了,我相信自己这时有主动权了。我又给中介打了电话,我问她“给我的钱哪去了?”我给中介负责人打了个电话,询问她,“为什么发的工资与薪资表上相差100元?”结果,我们相互争了起来,她最后来了句:“你也体谅体谅我们啊!”这句话让我真愤怒了,于是便将之前忍受的所有怒气全部发泄出来。挂完电话,我又给中介的老板打了一个电话,又和他争吵了一番,最后老板答应我,给我退五十。之后,在晚些时分又和老板有一段争执,发生太多了,已不想再细谈,终于赶在5:30下班之前搞定了一切。

12号的另一些记忆:

下午,和一位来自陕西的同胞聊天,他们学校一共来了30多位同学,包括他在内都被中介扣了400,他感到很气愤。因为我的工资也没拿到,所以,我就告诉他说:“你去问一下,你们之中谁想去找工厂负责人,让中介给咱们退钱,我去和工厂负责人交涉,你们只需要和我一起去,给我壮壮胆就行。”他说“可以。”不一会他告诉我说,“他们都想去”。我便给他说:“你去告诉他们,一会下班之后都留下来,咱们一块去找。”

我一直觉得:一个人,身在外,只有大家团结在一起,才能更好的维护集体的利益,也才能够更快的解决问题。

一会,他过来又告诉我说:“有人给中介打电话了,中介说,暂时把钱借给另一个厂里的寒假工,因为那个厂里的寒假工挣得有点少,等他们到学校后,中介又把400块钱返给他们。”我说:“你觉得中介会倒贴钱,给你们发工资吗?噢,对了,那你们还跟我去吗?”他说:“不去了,中介那样说,肯定会返的。大家都不想去了。”

我也渐渐明白,为什么工人的权利得不到保障;为什么有人连工资都被克扣竟然不敢吭声。我不知道,他们最后拿了多少工资,但我却明白一点,没有抗争,你永远都是被人宰割的羔羊。

标签:打工琐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