过年
admin 于 2012年01月21日 发表在 打工琐记 ,774次阅读,暂无评论

南方的年总比北方的年少几分“味”,至于具体是什么?我也说不清楚,只是感觉苏州的“年”太安静!直到今天,才稀稀疏疏的听见外面的炮竹声,似乎,年总不是多么有意义。在家乡,此时的每一户人家都贴上了红红的对联;每一家都把房子里外打扫的干干净净,到处充满着年前的欢声笑语;然而,此时的苏州,来自四面八方的生意人,都匆匆忙忙地赶着回家,城市中空留下众多孤独的建筑物,在阴雨连绵地天气中,显得很阴森,也算是终于见识到了南方的冷清了!

想起
admin 于 2012年01月20日 发表在 打工琐记 ,938次阅读,暂无评论

大概人生就是如此,在失去与得到,绝望与希望之间徘徊,最终在其间取个交集,作为一种财富来慰藉自己;此生,是感谢还是怨恨?谁知?也许只有当步入两鬓斑白时,再回想,才能够真正明白:时光飞快,记忆终究是“苦”,所谓的真善美,皆为“虚无”。

生活中的哲学家
admin 于 2012年01月19日 发表在 打工琐记 ,740次阅读,暂无评论

还记得那年复读,与朋友一起吃饭,碰到一位河南老乡(朋友是河南人),我们叫他“布叔”,他很热情地招呼着我们,那天好像是过什么节日,他给我们说了好多,不停的喝酒,诉说着对家乡的思念以及内心的苦闷。他告诉我们,“我早上去发廊,给了一位小姐50元钱,希望她陪我说说话。”最后,硬是要替我们买单。河南人,对我的感觉,是很能吃苦耐劳,宿舍里有四个夜班,除了我喜欢抱怨外,两河南好友,从来没说过什么抱怨之词,很佩服,将他们视为自己的榜样。

尊严与金钱
admin 于 2012年01月18日 发表在 打工琐记 ,897次阅读,暂无评论

“不得不”真有那么难吗?只是一种手段罢了,一种为自己找借口的手段。有些所谓的“头”,在上面分配任务时,为了表现自我的“才能”,希望得到老板的表扬及提拔,总是不假思索的就一句,“保证能完成!”你是否想过?你的那一句轻松的回答,让下面的员工忍受着多少不必要的责骂?有时又在想:老板骂过负责人,负责人骂过领班,领班骂过员工,那么员工的委屈又去哪里发泄呢?也渐渐明白,为什么富士康跳楼的不是负责人?更不是老板?而是那些处于最最底层的员工!

颠倒
admin 于 2012年01月17日 发表在 打工琐记 ,876次阅读,暂无评论

处于颠倒黑白的状态,也不失为一个不错的挑战,让自己也体验体验这种生活,也许这就是未来生活的缩影吧!有时再想想,这个世界,不也同样是处于黑白颠倒之中吗?有钱,有势,开办个工厂,雇佣众多的人为自己挣钱。当有一天,他站在演讲台上滔滔不绝,展示着个人的魅力,宣扬着自己的公司多么的“伟大”,带动了多少GDP的增长,提供了多少的就业岗位,人们为他喝彩,认为他是成功的典范,却从来不会去想,他的背后,有那样一群人,在为自己的生活奔波忙碌;在为养家糊口而贱卖自己的尊严;忍受着工厂主的各种压榨;将自己的梦想埋于泥土之中,为他人的成功而不得不拼命,想想生活,想想……

夜班
admin 于 2012年01月16日 发表在 打工琐记 ,901次阅读,暂无评论

哈哈…感觉好奇怪,不过却也越来越坚定了我的另一个想法,那就是:将来,做自己的事,不为他人打工;为自己的梦想而奋斗,而不是为他人的梦想的实现而工作。突然想起一句话,自己很喜欢的那句“Your Heart Is Free!”。